0%

kinkaku no yoru

金阁寺之夜

寺内一片寂静。金阁内只有我孤身一人。身处月光无法触及之地,我恍惚觉得金阁厚重而奢华的黑暗包裹了我。这种现实的感觉缓慢浸润着我,仿佛它将直接化为幻觉。待回过神时我才明白,如今我真实地存在于当初在龟山公园将我与人生隔离开来的那个幻影里。

《金阁寺》

美的意识往往难以觉醒,但它深入心灵,如同一颗丑陋的虫牙。美是什么,至今困扰着我,我并不完全理解了美,但却包含了某种觉悟,在精神的世界中,来源于现实、来源于我自身。如果要用语言去说它,那它就是一个故事,我经历过数次这种故事,它也在你们的人生中出现过很多次,它是漫长的,但在本质上是短暂的。

师因东西两堂争猫儿,师遇之,白众曰:”大众道得即救取猫儿,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师便斩之。赵州自外归,师举前语示之。州乃脱履安头上而出。师曰:”子若在,即救得猫儿也。”

《池州南泉普愿禅师》

东西两堂的人争猫,普愿问他们,你们究竟能不能说出来,说得出来这只猫就能活,说不出我就杀掉。在我的眼里,这只猫是美的化身,它有内在的魔性,让能理解这种美的人受其折磨,这美可以委身于任何人,却不能真正得到它。有人甘愿受其摆弄,也可能会像普愿那样责问自己,强硬地了断。

美是可以杀掉的吗?

然而,这种迄今为止从未有过的思绪自产生之时起便迅速地积累了力量,膨胀了体积,最后反倒是我被它吞噬了。这思绪可以如此阐述:

一定要烧掉金阁。

《金阁寺》

在这本书中,主人公沟口最终烧掉了他心中”无与伦比”的金阁,杀掉了这只让人痛苦的猫。他能够烧掉心中的金阁吗?在这个问题上,我与赵州禅师的想法相同,毁灭美的形体是一件徒劳的事,或许这种死亡,正是美走向永恒的方式,你再也无法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