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red dragonfly

红蜻蜓

“夕阳余晖,淡淡霞光中的红蜻蜓。

童年见到你,那是哪一天?”

人们在我的世界之外喧嚣着,我仍然在深夜的路上,唱着红蜻蜓。

临近毕业,这寂静仿佛延伸了,变成了某种更为深刻的符号,从1998年开始,便代表着我的人生。

它是根源,也是答案,或许就是无能。

四年之终没有额外的意义,旅途结束的喜悦或失落,离我很遥远。

我还是怀念童年的玩伴,以及那时美丽的景色,夕阳中的红蜻蜓成为了这一切的象征。

不知什么时候,那纯粹的光明与我无缘了,但与之相似的事物,依然会让我感到宽慰。

比如夏日晴朗的蓝天上,耀眼又炽热的太阳。

想到这些事,我不由得思考着,二十一年前,作为他人之子降生的我,究竟有着什么含义。

我已经明白了,那被赋予的天命,以及无处不在的个人的局限。

我已经决定了,今后为这使命而活,绝不会改变。

春色明媚的三月,我种下了名为无尽夏的花,那绽放的青色花簇,像天上的火焰般,燃烧在我那寂静的世界中。

如今它们已经全部枯萎,生如夏花,我便是这种花吧。

我所经历的一切,也都像这花,但我还是觉得它很美。

再见了,那些人们。

“停在竹竿尖上,是那红蜻蜓。”